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最快現场开奖结果 > 招生考试 > 考试信息 > 正文内容

被忽悠分销特价加油卡 安徽一男子5000余万元打水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6-23 浏览次数:

   据市场星报报道,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快三年了,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王军(化名)的脑海还是忍不住想起徐雪(化名)说话的场景。 在徐雪游说下,几乎是一夜之间,王军东拼西凑的5000多万元,全都打了水漂。 如今,虽然徐雪被抓了,可被骗的5000多万元却仍旧难以到手。

   由于担心债主得知自己被骗后要债挤兑,王军还是选择了沉默。

   他小心维持着往日生活,表面若无其事,可一想到苦心经营十几年的公司,因为此事只能勉强维持,王军心里不由得后悔:5000多万元,怎么说被骗就被骗了呢初识:家族背景雄厚的“富二代”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三年前说起。 2017年4月2日,王军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。 电话那头是一名年轻女性,对方自称是同学给的联系方式,手上有特价中石化加油卡,想通过王军的公司分销中石化加油卡。

   “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阔绰,有很多人脉的样子。 ”王军回忆,对方称自己是某知名地产的股东,父亲是政府单位大领导,而家族则是做石英砂矿山的“富二代”,在合肥、滁州以及香港有多块地产。

   至于特价加油卡的来历,徐雪告诉王军,自己的一个发小是江苏省中石化高层领导,而另一个朋友是江苏省某退役将军,两人通过军方关系获得一个国家环保补贴项目。

   环保补贴每年有50亿元,但必须通过中石化加油卡补贴到环保企业。

   而王军的公司此前就分销过加油卡、电话卡等优惠卡。

   徐雪告诉王军,经过初步了解,感觉王军的公司比较正规,也具备相应的分销能力,所以想一起合作。

   起初,对于突如其来的特价加油卡,尽管利润诱人,但王军仍旧心存疑虑。 不过,徐雪主动表示,如果王军有合作意愿,双方可以见面详谈,进一步了解下情况。 王军坦言,自己的公司之前就帮别人分销过优惠卡,中石化如果真有特价加油卡,确实能够小赚一笔,所以也愿意进一步了解下具体情况。 布局:折扣力度空前的特价卡在初次电话后,徐雪很快前往王军公司,做进一步的接洽。 王军回忆,当时徐雪向自己展示了她的人脉关系,甚至打电话给中石化的人,并表示可以随时供货。

   2017年4月6日,王军的公司与徐雪的公司签订采购合同。

   双方商定:王军以9万元的优惠价,购得10万元的加油卡。 同年4月11日,徐雪从合肥中石化拿了10万元的加油卡,亲自送给王军。

   徐雪再次告知王军,自己的家族背景雄厚,且拥有丰厚的人脉关系,希望王军能够继续加大采购量。 看到眼前货真价实的加油卡后,王军继续采购了特价加油卡。 王军于2017年4月13日、4月21日以及5月2日,分别采购了200万元,300万元和500万元的加油卡。 不出意外,这三次加油卡均已折的采购价提供给王军。

   在此期间,王军并未发现任何异常。

   只是每次见面,徐雪都会强调自己拥有的关系网,并称中石化领导正在考察王军公司实力,如果王军公司有实力大规模采购,才能继续提供特价加油卡。 徐雪供述,自己购卡主要从江苏、上海、浙江、安徽、河南和湖北中石化公司购买,自己会把钱转给一部分人,然后对方再帮自己具体操作购卡。

   徐雪等人购卡一事也被江苏中石化员工刘某证实。 刘某在接受调查时表示,从2016年6月到2017年9月间,徐雪等人从江苏中石化公司购买过429504张加油卡,总金额是207196500元的全国流通加油充值卡,且均没有任何优惠条件,原价购买。 收网:5000万特价卡迟迟难到货在几次相对顺利的采购之后,徐雪再次找到王军。

   徐雪告诉王军,中石化江苏省领导等人对王军公司有所不满。

   “她告诉我说,那边觉得我们进货量太小了,如果不能加大进货量,就把货全部给江苏省的一家酒业。

   ”王军回忆,徐雪称自己并不喜欢该酒业,希望继续和王军合作,不过前提是王军至少拿出5000万元采购中石化加油卡。 徐雪告诉王军,如果王军这次能采购5000万元的货,自己可向上面申请折优惠价,并可长期供货。 看到之前几次成功的交易后,王军找公司、股东及亲戚朋友借了5000万元,用于采购加油卡。 然而,王军这次并没有等到特价加油卡。

   2017年5月下旬,加油卡供货出现异常。 徐雪告诉王军,由于弟弟去中石化拿货太多,引起江苏中石化的人不满,中石化高层领导希望换个人去拿货。 在让公司取货人挂职,准备取货时,徐雪又告诉王军,中石化要派人来王军公司考察,如果满意,加油卡可加快发出。 2017年6月1日,中石化南京分公司某高层领导来到王军公司。 在“考察”结束后,徐雪告诉王军,中石化觉得王军公司实力一般,需要再投3个亿才能继续发货。

   之后,徐雪告诉王军,自己已凑齐2亿元,只需王军继续投1亿元即可,但王军没钱继续投。

   王军坦言,自己的5000万元都是借来的,根本没钱继续追投了。

   在王军多次催促后,徐雪让弟弟提供了一份提货表。

   提货表显示,中石化江苏南京石油分公司仍有亿多元的特价卡未有提取。 看到提货表上盖有中石化江苏南京石油分公司的公章,王军这才有所放心。

   徐雪回忆,自己从中石化购卡,一般都是通过网银转账或者POS机刷卡进行交易,除了自己外,还有严某和金某等10多人参与拿卡。 梦醒:“富二代”落入法网2017年7月,王军的母亲因病在上海做开颅手术。 其间,王军催促次数变少。 徐雪也给过王军几十万元用作公司周转。

   2017年9月,在聊天过程中,王军的债权人田先生得知徐雪的事情后,提醒王军可能被骗,并建议前往中石化江苏南京分公司进行核实。

   随后,王军前往南京,并提供徐雪给的提货表。

   中石化江苏省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王军,该公章系伪造,自己也并不认识徐雪,并建议王军报警。 王军回忆,在前往南京核查的路上,曾去中石化签字拿货的严某给王军打电话。 严某表示,自己在韩国,三天后,自己回国,会转1700万元给王军。

   考虑到涉及金额巨大,王军并未理会。

   令王军没有想到的是,此前徐雪等人还在自己公司租用办公室,在得知自己前往南京后,徐雪等人和拖欠的3个月房租齐齐消失。 9月30日,徐雪被抓。

   经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侦查后,王军才得知,徐雪从中石化各地分公司售卡点原价购卡,再以七至八折不等的价格出售,诱使投资人不断加大投资。

   然后,以各种借口拖延支付或不履行支付。 王军告诉记者,在徐雪关押在看守所时,自己还收到了一份以徐雪口吻写的信。 在王军提供的信件中,徐雪称自己在淮南、霍邱和霍山有多套房产,债权和股份是别人代持,但都是自己的,并让王军看看可能收走,算作交代。 “她信上写的那些房产,肯定也想收回。 ”王军坦言,不过苦于没有方法收回,还是等相关部门介入挽回损失。

   2019年2月21日,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。

   起诉书显示,经依法审查得知,2016年至2017年9月,徐雪以上述模式导致10余名投资人共计59752200损失。

   其中,王军损失53041240元。 其行为触犯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266条规定,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。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176条第1款规定,提起诉讼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